烏當新聞網烏當新聞網

第2道總然然要化章 哦裁了身霸

    “那媽咪多吃一點,豆豆以後每天都給你做哦。”豆豆聽到媽咪的表彰,臉上掛著笑顏,哈哈哈哈,本來做飯這麽簡略,他就在飯店裏看了一次就會了哎。    但是白伊然看著麵前的一大碗麵條,嗚嗚嗚嗚嗚,隻能含著淚水默默的一點一點的吃下去。

    好不容易,一大碗麵條全體進了白伊然的肚子,剛一翻下碗筷,白伊然就端起豆豆剛才給她鮮榨的果汁,一飲而盡。擦拭了一下嘴角,白伊然對著豆豆說,“還有嗎?”。

    “有啊。”豆豆端著杯子有去給白伊然倒了一杯,然而不出兩分鍾,滿滿的一杯果汁又見底了。

    豆豆看著媽咪意猶未盡的表情,她不會還要喝吧?

    “豆豆,還有嗎?”白伊然剛啟齒見豆豆一副她是水牛的表情,連忙說,“重要是這果汁是豆豆鮮榨的,太好喝了,我兒子鮮榨的果汁媽咪能不喝完嗎?”。

    “好。”豆豆興高采烈的跑去又倒了一杯出來,“媽咪,喝不下不要勉強哦,不過這已經是最後一杯啦。嘻嘻。”。

    白伊然看著豆豆,這次喝的已經沒那麽快了,等把空杯子放在桌子上的時候,白伊然說,“豆豆,我們去醫院看林浩叔叔?”。

    “嗯。”豆豆答複。

    從白伊然可以瞬間移動以後,兩人到醫院也不過一分鍾的事,但是她們隻能在很少有人出沒的處所現身,然後大搖大擺的向林浩的病房走去。

    病房裏,林浩手裏正拿著電話,“秦少他們一個都不在國內?”。

    電話那邊的人隨即答複,“是的,秦少去了法國的分公司核對賬務,然後張少跟李少則去了英國談一件大案子,他們最快也要明天能力回國。”。

    林浩聽完電話那邊的答複,眉頭不自覺的擰在了一起,“那白伊然跟boss呢??”為什麽團體現在湧現了緊迫情形,boss不見了,少夫人也不見了,甚至綿延城的其他三少也都這麽敲的出國?

    在聽到對麵說,boss跟少夫人也突然失蹤,接洽不上的時候,林浩伸手揉了一下額頭。看來,他現在隻能給老爺打電話了,也就是盛世團體的前總裁,boss的爺爺慕老爺。

    電話很快被接通了,是慕奶奶接的,“林浩啊,你這打的可湊巧了,我剛想著給你打電話你這就打來了,趕緊讓你家boss回來一趟,老爺他,他從樓梯上摔下來了,剛好摔倒了腦袋。”。

    “什麽?”林浩對著電話再次問道,“老夫人,你說老爺他從樓梯上摔下來了?什麽時候的事?”。

    “是昨天,我給寒兒跟孫媳都打了電話,但是他們不是關機就是電話無法接通,這到底怎麽回事?”慕老夫人質問道。

    “哦,老夫人,是這樣的,boss跟少夫人去補蜜月去了,他們怕被人打擾吧,您也知道,boss常年埋在工作裏,好不容易休息兩天。”林浩隨機假話可真是一套一套的,他不想告知老夫人,其實白伊然已經劈腿,boss現在也許正在療傷,他信任,boss很快就會好起來的,沒有什麽能夠打倒他那精鋼一般的boss啊。

    不過慕老夫人倒也沒有起懷疑,“他們早該出去玩了,不過還好,老爺的狀態算是掌握住了,我把小沈兒叫來了,他一個堂堂中心醫院的院長,這點事難不到他,這樣等寒兒回來了,你讓他帶著孫媳婦再來老宅,現在就不要打擾他們了。”。

    “是的,老婦人。”說完林浩掛斷了電話,撐著身子想要坐起來,但是胸口硬生生的疼痛,讓本來就不太好看的五官更是擰緊了幾分。

    好不容易掙紮著坐了起來,卻也扯著了傷口,讓他的麵色更難看了幾分。

    “不能坐起來就不要逞強,叫護工把床搖起來一點就行了。”白伊然剛走進來就看到了這一幕,忍不住嘀咕到,然後視線掃視了一下屋子,“請的護工呢?”之前因為林浩沒有親人在這邊,白伊然專門花錢請了一個護工照料林浩。

    “剛出去買早餐了。”林浩低著頭伸手摸著自己傷口的包裹著的紗布,本認為是護士隨口答複,但是突然又意識到這聲音。猛的抬開端,在看到白伊然的臉時,林浩有一種遇到救星的感到,但是心裏還別扭著她居然敢甩了boss,有些硬生生的問道“白伊然,你可知道回來。”。

    “耶?你這是什麽話,我難道就不能來看你?”白伊然認為林浩說自己來看他的事。

    “白伊然,你不要裝了,你知道我說的是boss,你為什麽要分開boss,既然分開了,你為什麽又要回來?”本來剛才他還想,就算找到白伊然也好,究竟她現在持有了boss的所有股份,或許她能夠讓赫連北出麵,盛世團體的危機也許就有救了,但是在看到白伊然這張臉時,林浩就不自覺的想到被甩的boss,以及boss那一張受傷的臉。

    “我!我!被提及自己跟慕楚寒分別的事,白伊然隻認為有些詞窮,她不管做出什麽樣子的選擇,都會損害一個人。但是,慕楚寒,寒,他,他至少身邊還有這麽多關懷他的人啊,而連北哥哥,兩千年來一直孤獨單的過到現在啊。

    見白伊然緘默,林浩就當白伊然理虧,承認自己劈腿,有些賭氣的轉過身,他替boss不值得,為什麽千不挑萬不選偏偏愛好上這麽個水性(陽)花的女人?

    “沒話說了?沒話說就給我滾出去!”林浩背向著白伊然大聲吼道。

    白伊然卻站在那裏,似乎雙腳生根了一般,她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麽,但是畢竟還是沒有開了那個口。倒是,一直藏在白伊然手段上帶著的影晶石手鏈裏的豆豆,突然站了出來,“你這個怪叔叔,你又不知道媽咪跟爹地之間的事情,你瞎評判什麽啊?媽咪才不是你說的那種女人呢,劈腿?我還說你是劈腿男呢。我信任,媽咪之所以這樣選擇是有自己的苦衷,她是世界上最仁慈的人。”。

    林浩聽到一個孝的聲音,給白伊然洗刷著罪名,憤憤然的轉過火,在看到站在白伊然身邊的豆豆時,伸手指著豆豆對著白伊然說,“你告知我,你這不叫劈腿叫什麽?不,這怎麽能叫劈腿呢,你跟我家boss才結婚多久啊,就有這麽大一個孩子叫你媽咪?也不知道這是你跟誰生了孩子又來騙我家boss的情感吧?”。

    林浩越說越衝動,“哦,我明確了,你就是想來騙錢的,好啦,boss現在已經把全部盛世團體交到你的手上了,你應當愉快了,我也想看看盛世團體是怎麽敗在你手裏的。”。

    林浩說完,忍不住長長的出了一口吻,虧他剛才還因為團體出了問題著急的不行,現在看來真的沒必要了,反正跟boss也沒有多大的關係,說不定,站在他麵前的這個白伊然還是對手那邊的呢。

    白伊然的手不自覺的緊了緊,她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跟林浩說明豆豆的事情,她也不想說明。伸手拉著豆豆,禁止了豆豆想要再說什麽的衝動,隻是對著林浩說,“你慢慢養傷。告辭。”。

    說完,白伊然拉著豆豆就向門口走去,剛走出門口,就撞到了別人。

    “啊!!,你長沒長眼睛啊,突然竄出來。”被撞的女人看也沒看白伊然就蹲下身子拾被撞到地上的一疊資料,“這可是我大半夜被抓起來剛整頓出來的唉。

    “對不起,對不起。”白伊然說著蹲下身子,也跟著拾起資料,但是隨即被女子伸手搶了過去,“我跟你說,這可是我們團體的秘密。

    女人說完才看到了白伊然的臉,“少夫人?”。

    “秘術a?你怎麽來醫院了?”白伊然有些詫異的問道,難道她要給林浩拿去?團體又不是沒人,至於讓一個布加班加點的工作嗎?

    “還不是因為團體出狀態了,又接洽不上boss,秦少他們也在國外,所以,林特助隻能臨危任命,看看還有沒有挽回的玉帝。”秘術a心智口快的講完,然後又認為自己似乎講的太多了,伸手拉了一下緊閉的嘴唇,對著白伊然笑了一下。

    而白伊然站在那裏還沉沁在秘術a剛才講的話裏麵,好一會兒才啟齒問道,“你說團體出事了?”。

    “不,沒,沒有,我剛才隻是開個玩笑啦。然後在看到白伊然尖利的視線一直直勾勾的盯著自己,才點了點頭。她怎麽能夠撒謊啊,她們家boss都把股份給了這個女人,按理說這個女人才是團體持股最多的老板,她怎麽能夠跟自己老板撒謊呢,他父親的公司因為她在盛世團體做秘書,可得到了不少的生意,她是最不願望團體倒台的人啦。

    白伊然見秘書a點頭,然後轉身又推開了病房的門走了進去。

    因為病房的隔音太好,林浩並不知道外麵產生的事,在見到白伊然倒回的時候問道,“你又回來幹嘛啊?”。

    “團體出事了?”白伊然清冷的問道。

    “跟你有關嗎?”林浩反問?

    “要不要我提示你,我才是盛世團體持股最多的人,換句話說,我才是你的老板,你說我有必要知道嗎?”白伊然質問,然後對著門口講道,“秘書a你進來,你現在馬上召集所有的股東開會,我從此刻開端走馬上任,成為盛世團體現任總裁,還有剛才你整頓的單子放在慕楚寒的辦公室,從今往後那也是我的辦公室。”。

赞(2769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烏當新聞網 » 第2道總然然要化章 哦裁了身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