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ップ一杯の水コップ一杯の水

不用播放器app看_百九芭蕉第一靈女章 十四

    nbsp;nbsp;nbsp;nbsp;三日之後,羅涅回了千府。【】.。不用播放器app看    nbsp;nbsp;nbsp;nbsp;彼時白悠兮正在二皇子府上陪無虛道長嘮嗑,而赤流竹被當今聖上封了個王爺爵位,就被派去邊疆之處同齊軍打仗了。

    nbsp;nbsp;nbsp;nbsp;“二王爺他實在不像個會打仗的人,赤流玥怎麽派他去邊疆?這不是要他送逝世嗎?”。

    nbsp;nbsp;nbsp;nbsp;“嘿嘿……這普天之下敢叫他全名的人,恐怕也就你一個了。玥兒登基之後的幾年,天下都不是很太平,連著他的性子也變了許多。可老頭子我知道,他心地還是好的。我呀,知道二王爺經不起邊疆折騰,施法派了幾個小鬼跟著他,你也別擔憂啦。”。

    nbsp;nbsp;nbsp;nbsp;白悠兮分開二王爺府的時候瞧見了那盞本該掛在別苑的結魄燈,淡色的紅藕菡萏精魄發出微弱而平和的光芒,軟軟的女聲從裏頭傳出:“他說了,等他從戰場上回來,就把我送到鬼界輪回。白姑娘,你告知他,就算我永無輪回,我也想一直陪在他身邊。”。不用播放器app看

    nbsp;nbsp;nbsp;nbsp;白悠兮應了一聲,別過無虛道長,轉身踏入了大雪之中。

    nbsp;nbsp;nbsp;nbsp;她忽然明確,自己愛上蘭陵神尊這一遭其實是趟劫難,說它是劫難,因為情感是潭泥沼,羅涅願意放下神佛的身份同千晗雪生逝世與共,赤流竹情願斬斷情絲也要將蓮花妖托離泥沼再入輪回,而她卻隻有孤身一人,在其中越陷越深,那個讓她越陷越深的人,卻始終站在岸上冷冷旁觀。

    nbsp;nbsp;nbsp;nbsp;她本就不該愛上他,也就不會最後還是分開他,連衣角都摸不著。

    nbsp;nbsp;nbsp;nbsp;雪落紛紜,白悠兮撩起鬥笠前紗,露出一張蒼白的容顏來。

    nbsp;nbsp;nbsp;nbsp;她想起自己曾經為了在李家村置辦一個住處,典當自己的南海神珠,她本是很愛好那顆珠子,又不想它淪為交易俗物,便去當鋪將它贖了回來,才趕回千府。

    nbsp;nbsp;nbsp;nbsp;千府門前不知何時站了一個黃衫女孩,提了個鳥籠敲著大門,聲音嬌軟可人,嘴裏頭喊著:“白姑娘,白小姐,白悠兮!你給我開開門呀!”。

    nbsp;nbsp;nbsp;nbsp;白悠兮懷疑,這誰會來找她?

    nbsp;nbsp;nbsp;nbsp;她靠近那黃衫姑娘時認為靈氣頗盛,怕她發明自己是魔,沒敢走得更近,隻啟齒問:“姑娘,你找我嗎?我就是白悠兮。”。

    nbsp;nbsp;nbsp;nbsp;那垂頭喪氣的小姑娘一見到她,兩眼立刻冒光,也不顧手裏頭還提著鳥籠子,一下子蹦到白悠兮身上摟住她,仿佛見到了久別的親人一般便扯著嗓子哭嚎起來:“終於找到你了C不容易把你從冰塊裏頭救了出來你就跑得無影無蹤,害我找了好幾天!”。

    nbsp;nbsp;nbsp;nbsp;白悠兮一頭霧水,拍著她的背柔聲問道:“是你把我救出來的?你是誰?找我做什麽?”。

    nbsp;nbsp;nbsp;nbsp;那廂哭得梨花帶雨,將那鳥籠提到白悠兮眼前,指著裏頭那隻藍羽白身黑喙的鳥兒:“是我去找青鳥把你從冰塊裏頭挖出來的,你真的不記得我嗎,我是雪山頂的千年芭蕉靈女啊!”。

    nbsp;nbsp;nbsp;nbsp;“千年……芭蕉……靈女?”白悠兮不可置信地一字一頓,嘴巴張得能放下一個雞蛋。她頭腦裏百轉千回搜尋著記憶,雪山山頭是有幾棵芭蕉,還大得很,可她不記得自己何時和裏頭一位靈女結了緣。

    nbsp;nbsp;nbsp;nbsp;“你怎麽能不記得我了呢?那宿蝶大哥呢!宿蝶大哥在哪裏?”。

    nbsp;nbsp;nbsp;nbsp;靈台一驚,白悠兮的心髒仿佛被一隻手緊緊握住了。

    nbsp;nbsp;nbsp;nbsp;那個夢中湧現的男子,宿……。

    nbsp;nbsp;nbsp;nbsp;“你說什麽?你說宿蝶……大哥?”。

    nbsp;nbsp;nbsp;nbsp;千晗雪和羅涅聽到了門外頭的聲音,打開了府門,但訊問到那黃衫女子身份的時候,白悠兮隻將她拉到身邊,說:“這是我遠房的妹妹,遠道而來找我的。”。

    nbsp;nbsp;nbsp;nbsp;羅涅合掌行個禮,千晗雪攙著兩人進門。

    nbsp;nbsp;nbsp;nbsp;那名喚作小蕉的少女不肯分開白悠兮半步,無奈之下白悠兮隻好同她住一間房,綠煙送來不少換洗的衣物,極其熱忱。

    nbsp;nbsp;nbsp;nbsp;晚膳過後,小蕉嚷嚷著要提著青鳥去看雪景,綠煙陪著去了後院,同阿蘭和元寶玩耍。

    nbsp;nbsp;nbsp;nbsp;“我瞧她甚是天真無邪,身上確切有著千年的靈力,卻不是六界中人。花木中精靈一輩並不少見,蓬萊島就住著不少。他們不受六界規則的約束,本性純良,你不必畏懼。”羅涅對白悠兮說。

    nbsp;nbsp;nbsp;nbsp;她飲下一杯茶水,撫了撫肚子,方才認為舒暢了些,便問羅涅:“上佛,我之前常常夢到一個男子,但我並不認識他,可又認為自己應當認識他。”。

    nbsp;nbsp;nbsp;nbsp;羅涅輕輕笑著。

    nbsp;nbsp;nbsp;nbsp;“我雖然看不清他的模樣,但又認為十分熟習,仿佛是身邊極其親近之人。上佛你說,我是不是入了魔障,還是被什麽鬼怪迷了心智?”。

    nbsp;nbsp;nbsp;nbsp;“夢境本是溝通另一個世界的鑰匙,你夢到過誰,前世今生就和他有過緣分。不過何必執著呢?夢境不過虛幻而已,好比海底月,你真正應當珍愛的是和現實中人的緣分。”。

    nbsp;nbsp;nbsp;nbsp;白悠兮撐著腦袋,抬頭望到了屋外的月亮,一時靜默無語。

    nbsp;nbsp;nbsp;nbsp;她伸手摘下鬥笠,一頭白發順直而下,月光之下彷如一匹白練。

    nbsp;nbsp;nbsp;nbsp;她說:“這五年裏我都被關押在寒荊崖下,出來之後被凍白了頭發。上佛,我飲了魔尊的血,已是魔之神,再也回不到神界了。”。

    nbsp;nbsp;nbsp;nbsp;羅涅無懼無動。

    nbsp;nbsp;nbsp;nbsp;“一念成魔,一念成佛。白姑娘,不管你是妖是魔,若還能常存一顆善心,我和晗雪都很樂意成為你的朋友,乃至家人。”。

    nbsp;nbsp;nbsp;nbsp;白悠兮抿嘴笑笑:“好好對她,你們都是閱曆過生逝世的,不要再拋下她。”。

    nbsp;nbsp;nbsp;nbsp;羅涅不語,兩人又倒過兩杯茶水,他突然想到什麽,說:“之前晗雪說你的脈象若隱若現,很不穩固。要是不介意,我來替你看看。”。

    nbsp;nbsp;nbsp;nbsp;白悠兮大慷慨方把手段放過去。

    nbsp;nbsp;nbsp;nbsp;少頃,羅涅歎口吻。

    nbsp;nbsp;nbsp;nbsp;“怎麽了?”。

    nbsp;nbsp;nbsp;nbsp;“你雖習的是水術,本體為陰,卻是受不得寒的。你在寒荊崖下呆了五年,寒氣在你體內都化成了寒毒。你體內的純陽之氣都被寒毒消費光了,若你體內的魔氣也潰散,寒毒就會侵入你的五髒六腑,瞬間斃命。”。

    nbsp;nbsp;nbsp;nbsp;白悠兮有些疲乏:“我若什麽都不做,體內的魔氣還能撐多久?”。

    nbsp;nbsp;nbsp;nbsp;羅涅皺了皺眉:“不過半月。”。

    nbsp;nbsp;nbsp;nbsp;她之前認為自己壽命很長,妖之體讓她將所有的壽命都寄托於貯藏元氣的尾骨之中。加上自身的修行,雖不得同天地同歲,若能安安分分地守住自己的尾骨,長久長久隱於山林之間做隻逍遙自在的妖也是愜意的。

    nbsp;nbsp;nbsp;nbsp;然而她並不安分,她到了神界,做了些錯事,天要處分她。

    nbsp;nbsp;nbsp;nbsp;她突然不知道半個月能做點什麽,雖在世的親人不多,她仍舊想要多活一些日子的。

    nbsp;nbsp;nbsp;nbsp;她還想在李家村呆些日子,還想見見鮫人阿音,還想看看赤初夏守清紅菱顧暄,最不情願的,還是再也上不得神界,見不到洛九桑和蘭陵。

    nbsp;nbsp;nbsp;nbsp;千晗雪陪了她許久,跟她喋喋不休地說著羅涅大大小小的事情,聽得她甚是愛慕。

    nbsp;nbsp;nbsp;nbsp;白悠兮回房盤算休息的時候已是半夜,一開門,那黃衫身影又是一個猛撲,小蕉眉眼間竟是孩子般純粹的笑意,水嫩嫩地臉蛋好像洗過的白筍。

    nbsp;nbsp;nbsp;nbsp;“你回來得好晚,我都在你床上睡過一覺了。小青鳥,你說是不是?”她擠眉弄眼地看著一旁籠子裏已經眯眼困到不行的青鳥。

    nbsp;nbsp;nbsp;nbsp;青鳥啄豆兒似的點了點頭。

    nbsp;nbsp;nbsp;nbsp;白悠兮笑著摸了摸她的頭,從懷裏掏出幾個鮮紅的果子來。

    nbsp;nbsp;nbsp;nbsp;小蕉欣喜地從她手中奪過,一口咬下去汁水濺了滿臉,樂嘿嘿說:“白小姐你對我可真好,真不虧我把你從冰塊裏頭挖出來。”。

    nbsp;nbsp;nbsp;nbsp;“你別叫我小姐了,你可以叫我名字,或者換我姐姐吧。”似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白悠兮突然對身邊的一切新舊事物都表示出極大的耐煩來。

    nbsp;nbsp;nbsp;nbsp;“為什麽呀?宿蝶大哥都叫你小姐,我怎麽不能叫了?說起來,這一日都沒見到宿蝶大哥,他去哪裏了?又躲到你手上的鈴鐺裏去了嗎?”。

    nbsp;nbsp;nbsp;nbsp;一連串問題讓白悠兮仿佛身處雲霧之間。

    nbsp;nbsp;nbsp;nbsp;“你口中的宿蝶大哥畢竟是誰,怎麽會躲到我的鈴鐺裏去?”白悠兮撫了撫手上的銀鈴,這東西是她從小戴到大的,一刻也舍不得離身的,小蕉又怎麽會知道?

    nbsp;nbsp;nbsp;nbsp;小蕉睜大了眼睛,果核從嘴裏掉出來,結結巴巴地指著白悠兮問:“你……你該不會是失憶了吧?宿蝶大哥和你在一起幾十年,你怎麽會不記得他?”。

    nbsp;nbsp;nbsp;nbsp;複又看到她手上的那顆紅繩穿著的南海神珠,語氣更堅定起來:“這就是你送他的珠子呀。那時候你折了芭蕉葉擋雨,我差點兒喪命,都是宿蝶大哥幫忙我才又活了過來。玉龍雪山雖然被毀,我還是一直呆在山上的。但有一日宿蝶大哥上山來,說要我下山找你報恩,掩護好你。但我為了找一副適合的女兒身,委實花了不少工夫,我找到你的時候你就被封在冰塊裏頭!”。

    nbsp;nbsp;nbsp;nbsp;小蕉越說越衝動,一旁的小青鳥也瞪圓了眼睛聽著,白悠兮扶著額頭隻認為頭疼。

    nbsp;nbsp;nbsp;nbsp;“我記得起在雪山上所有的日子,卻不記得有個叫宿蝶的。我記得我也確切折了一根芭蕉葉,然而我並沒有做什麽。那你說的,在我銀鈴裏頭又是怎麽回事?”。

    nbsp;nbsp;nbsp;nbsp;小蕉咕嚕嚕喝下幾杯水,一巴掌拍在白悠兮額頭上,自言自語認為她發燒了,見她表情正常,隻好無奈道:“宿蝶大哥是你的念靈啊……”。

    ...。

赞(46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コップ一杯の水 » 不用播放器app看_百九芭蕉第一靈女章 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