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當新聞網烏當新聞網

第1章 驚喜

    “潘奕明,我聽錯了嗎?剛剛是不是在廣播李楠的名字?”。    潘奕明不動聲色,沒有說話。

    我看著他,突然心裏有了極大的不肯定,大聲的質問他,“李楠是不是跟鄒墨衍一個航班?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麽關係?”。

    “嘉然。”潘奕明認真的看著我,“鄒墨衍的事情我確切是不清晰,他做什麽也不會跟我說,他讓我來送你們,我來了,讓我完好的將你帶回去,我也要完好的給你帶回去。”。

    我拿出手機,撥打了鄒墨衍的電話,隻是電話顯示是關機狀況,轉到了語音信箱。

    廣播又廣播了一邊讓李楠登機,我快步的跑向了安檢口,因為我知道,若是行李托運了人還沒有上飛機的話,必須要通知到這個人,如果找不到人,她托運的行李也要從飛機上麵拿下來。

    李楠也許還沒有安檢。

    我匆匆趕到安檢口的時候,四處都沒有李楠那熟習的身影,我左顧右盼,心坎忙亂至極,可是忙亂的成果,確是讓我不知道該怎麽辦。。。。

    我不知道這一切我能不能承擔,我不知道,我不肯定,我很畏懼。

    當我訊問安檢人員,他們說那架飛機已經預備騰飛的時候,我的心徹底的涼了半截。

    這種忐忑的心事最難以捉摸的,我現在都不知道我該怎麽辦了。

    潘奕明走到了我的身後,“先回去吧。”。

    我知道潘奕明就算知道什麽也不會說的,隻得跟他一起回到了市區,我沒有回到鄒墨衍家的房子,我說了我的出租房屋的地址,潘奕明說不行,必需將我送到鄒墨衍家,情急之下,我差點跳車他才答應我。

    到家之後,我拿出手機開端搜尋鄒墨衍的信息,但是奇異的很,網上關於他什麽資訊都沒有,按理說,他的事業做的那麽大,至少相幹的財經頻道肯定是有的,但是網絡上麵確是一片空白。

    我現在腦袋裏麵想著一切漫無邊際的事情,所有不好的預見吞噬著我,為了轉移注意力,將房間所有的燈都開亮,然後將房子徹底的掃除了一遍。。。

    做完這一切的時候已經是清晨五點鍾了,我倒在床上也不想睡覺,睜眼閉眼都是鄒墨衍跟李楠之間的關係,當然,連鎖反響,我想到了那個孩子,鄒雪。

    上午嫂子打電話說了晚上的晚飯時光,讓我早點回去,我也閑在著,正要出門,一個生疏的電話打了進來,我不知道是誰,在他打了第二遍的時候接聽起來。

    “喂。”。

    “何嘉然,我是高子謙。”。

    高子謙嗎?醫生高子謙?

    “嗯,高醫生,有什麽事情嗎?”。

    “今天你來我這裏抽血,我還有一個血清反響試驗須要做。”。

    “血清反響試驗?”我愣了,“為什麽要用我的血?”。

    “你過來吧,我在醫院,電話裏麵一句兩句的說不清晰。”。

    聽到高子謙這麽說,我就直接打車到了他所在醫院,因為是春節期間,醫院裏麵的人並不多,高子謙平和的將我帶進了他的辦公室,預備了真空抽血管。

    “高醫生,為什麽抽我的血?”。

    “墨衍走之前交代過,讓我今天找你抽血。”高子謙將皮筋綁在我的小臂上麵,然後拍打了兩下我的胳膊,“之前的一組反響試驗證明沒事,這是最後一組,可以肯定你到底有沒有被沾染hiv。”。

    “墨衍他。。。知道張棟有hiv?”。

    “嗯,那天你暈倒的時候我就抽過血了,但是鄒墨衍不放心,讓我在肯定一下。”。

    鄒墨衍知道我沒沾染了hiv的枕頭紮過,為什麽還跟我。。。。。。。。。

    我現在已經懊悔那天為什麽要跟他產生關係,而且我們這兩天這麽頻繁,如果我被沾染的話,那麽鄒墨衍也。。。。

    我真自私,我怎麽可以讓他也有這種危險。

    “這種病毒在常溫中裸露超過半小時就不具有沾染性了,鄒墨衍這樣也是為了肯定它的沾染性,不過依照我的斷定,應當是沒什麽事的。”。

    “那如果。。。如果我有什麽事情的話,鄒墨衍會不會也被沾染?”。

    “這個說不好,要看病毒的埋伏期。”高子謙熟練的將血液抽進了針管裏麵,“我認識鄒墨衍這麽多年,沒看見他對什麽人這麽在意過。”。

    “是嗎?”我苦笑著,“鄒墨衍,真的對我不一樣?”。

    “何嘉然,你真是好福氣。”高子謙笑著說,“有資訊我第一件告知你,春節快活。”。

    從高子謙的醫院出來,我看著天空之中那明媚的太陽,心裏突然特殊難受,鄒墨衍知道我有沾染的機率,還那麽頻繁的跟我產生關係,他必定是不想讓我獨自蒙受這些,我的鄒墨衍,畢竟是愛我愛到骨子裏麵去的。

    而跟這些相比,我在動情的時候卻忘了謝絕他,我是一個自私愚昧的女人。

    鄒墨衍用了自己的所有來愛我,我怎麽還能疑惑他?

    &。

    晚飯是嫂子做好了六菜一湯,還依照她老家的習俗,做了精細的點心。

    我跟父親,哥哥跟嫂子坐在桌子前麵互相舉杯,大概是很久沒見的原因,父親跟哥哥之間並沒有話說,倒是知道自己要做爺爺了,很是開心。

    這頓所謂的年夜飯在電視晚會的群口相聲的呱噪中開端,又在無聊透頂的歌頌節目中停止,似乎我們是都不知道怎麽親人接觸的人,很多時候都是嫂子在熱忱的張羅,我跟父親默默吃菜。

    晚飯停止,我也沒有多待會兒,哥哥家裏也確切是沒有處所住,父親回了酒店,而我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陸曉曉打電話說問我在哪,我說自己在新的出租房裏麵,她說她在加入繁瑣無聊的家庭宴會,她哥哥正在左右逢源的紮在一群名媛裏麵脫不開身,轉而問我,我說我在家看春晚。

    陸曉曉終歸是不自由的,電話沒聊幾句就說她爸叫她有事先掛了,我一個在沙發上麵,眼睛看著電視,手握著手機。

    鄒墨衍這個時光肯定是到聖地亞哥了,可是為什麽不給我打電話呢?

    我拿著手機撥了他的號碼,依舊是語音信箱,我不知道說什麽,直接掛斷了。

    我手機裏麵還存著一個他以前用的電話,那個電話我上次被綁架的時候打過,我記得他一直在用的,因為那是我的專屬號碼。。。。

    我撥打了那個電話,是通的,響了四聲之後,鄒墨衍的電話從那邊傳來,“我在。”。

    “墨衍,你到家了嗎?”。

    “嗯。在家預備午飯。”鄒墨衍那邊傳來了輕微的關門聲,“怎麽了?”。

    “沒事,今天高子謙找我抽血了,我可能被沾染了hiv,而你還跟我。。。。。。”。

    “嘉嘉,就是為了這件事嗎?”。

    我不說話,電話裏麵都是鄒墨衍那沉穩的氣味聲。

    “嘉嘉,我認定了是你就是你,無論是什麽樣的你,都是我鄒墨衍的人,把你腦袋裏麵那些的不肯定性收起來,嗯?”。

    我屏佐吸,問出心中的疑惑:“那。。。。李楠呢?”。

    這不是我第一次問這個話題,以前鄒墨衍都是奇妙的躲了過去,今天他沒有躲,好一會兒說道:“她不及你的萬分之一。”。

    鄒墨衍是鮮少說這樣的情話的,雖然說的我心裏暖暖的,但是還是認為心裏頭別扭,他在電話那邊說道,“我這幾天不在家,你有事就找赫長安周洛,或者潘奕明,嗯?”。

    “嗯。”。

    “乖,等我回去給你一個驚喜。現在我有事忙。”。

    掛了電話,我悠然的歎了口吻,鄒墨衍確是是很忙,他的家族,他的親戚,他那宏大的社會背景,所有的所有,都是靠他自己去經營。

    他唯一變的,就是比兩年前更有義務感,他的家族,都在指望著他。

    鄒墨衍說要給我一個驚喜的,我看著無名指上麵的戒指,不禁歎氣,我現在不要驚喜,我隻要平常的幸福。。。。

    可是關於那個驚喜,明白的來說,給我的是一個驚嚇。

    度日如年這個成語出自哪裏我不知道,但是我清晰的感到到我現在的狀況,鄒墨衍走了三天在,這三天我就跟傻了一樣。

    這個春節在期待的進程中也似乎的漫長起來,我們每天打電話,確像是有無情無盡說不完的懷念,鄒墨衍說他正月初三回來,因為是早上八點到,他說讓我多睡會兒,不必去接他,他會直接會回家。

    我怎麽可能獨自在家等著呢?我清晨四點就整理好東西奔向了機場,在接機口那裏一直等著,直到早上八點的時候,看見鄒墨衍從登機口出來,他帶著墨鏡,身後跟著助理,我見他越來越近了,正想衝到他的麵前給他一個驚喜,我的腳步還沒有動,就看見了隨後跟他一起出來的李楠,李楠抱著一個孩子,緊緊的跟著鄒墨衍的步伐。

    我的腳步完整的停止了,那個孩子肯定是剛剛醒過來,一直在哭,李楠的臉上泛濫著母愛的輝煌,她拍著孩子,將安撫奶嘴放到了她的口中。

    鄒墨衍聽見孩子哭停下腳步,他沒有任何的不耐心,伸手將孩子接了過去,然後輕聲的哄著,“雪兒乖,別哭了。。。。”。

    我是不是該怨我視力太好了?我見過鄒墨衍小時候的照片,鄒雪這個長相,雖說沒有八分像鄒墨衍,六分肯定是有的。。。

    嘿嘿,我他媽現在所有想說的話,都變成了嘿嘿。。。。。

赞(7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烏當新聞網 » 第1章 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