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當新聞網烏當新聞網

二更第九獨孤章 九劍十一

    “不錯,不錯。【】你果然很有劍道稟賦。”風清揚笑著從茅草屋中走出來說道。    林明見風清揚走出來,微微一愣,收起長劍,恭順道:“風師叔。”。

    風清揚笑著走到林明身邊說道:“原來,我還在遲疑,不知道是不是教你那套劍法,但看到你這份劍道稟賦,實在是不忍心讓他糟蹋。也罷,我便教了你這套絕世劍法,學了這劍法之後,願望你不會以之作惡。”。

    林明聞言,心中大喜,知道風清揚這是要傳授自己獨孤九劍了,但表麵上還是困惑道:“風師叔,弟子已經將五嶽劍派所有的劍法絕學都學會了,難道我華山還有什麽劍法絕學?”。

    風清揚搖搖頭道:“我不知道你是從什麽處所學會的五嶽劍派的劍法,而且有好多劍法如今都已經失傳了。但是那些劍法卻是無論如何也無法與我要教你的這套劍法相比的。”。

    林明神色一喜,問道:“風師叔,說的是真的?”。

    風清揚雙眼一瞪,道:“廢話,老夫還會騙你不成?”。

    林明連忙擺手,訕笑道:“弟子不敢,不敢,風師叔怎麽會騙弟子呢。”。

    風清揚擺了擺手,似笑非笑的看著林明道:“好了,你也不用裝成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我已經視察了你好幾天了,你到這華山來,不就是為了找我學這獨孤九劍嗎?前幾天每次練完劍,都要嘀咕兩句,什麽時候能將風清揚引出來。是你師父告知的你,我會一套絕世劍法的事吧?”。

    林明聽了風清揚的話,心中一驚,心道:“原來幾天前,風清揚就在視察自己了,也已經知道自己來思過崖是為了找他了。虧得自己還演得那麽起勁,成果,早就穿幫了。”。

    林明紅著臉,不好意思的道:“風師叔慧眼如炬。弟子從師傅那裏知道風師叔是一位在劍道上極有稟賦的人,如今幾十年過去了,風師叔想必已經成為劍道巨匠,弟子現在在劍道上急需一位劍道巨匠的指導,便來華山上碰碰運氣。沒想到真的碰到了風師叔。”。

    風清揚笑了笑,沒有在意,反而是認真的看了看林明,困惑道:“你修煉的功法還真是獨特,應當不是我們華山派的功法,竟然能夠延緩人的衰老,按理說你現在應當到了三十多歲的年事了,但現在看起來竟然也就二十歲的樣子。”。

    一提到這事林明就忍不住吐槽,自己明明才二十歲,就算加上在武俠世界的時光,也還不到三十歲。但是武俠之門給自己的身份竟然是一個看起來二十歲的三十多歲大叔。

    心裏不斷地在吐槽,林明表麵上還是說道:“這功法是弟子以前的一次奇遇得到的,當年師傅隻教了我華山劍法和華山內功心法,弟子這一身的工夫,大多數說起來還都是奇遇所得。”。

    風清揚點點頭道:“這種情形下,你還能達到先天後期的修為,當真是天縱奇才。”頓了頓又道:“這獨孤九劍我若不傳你,過得幾年,世上便永遠沒這套劍法了。”說時臉露微笑,顯是深認為喜,說完之後,神色卻轉悲涼。

    於是將獨孤九劍第一劍的“總訣式”依著口訣順序,一句句的說明,再傳以種種附於口訣的變更。

    “這總訣式的口訣你要牢牢記住,總訣為‘歸妹趨無妄,無妄趨同人,同人趨大有。甲轉丙,丙轉庚,庚轉癸。子醜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風雷是一變,山澤是一變,水火是一變。乾坤相激,震兌相激,離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共三千餘字。你記住了多少?”風清揚看了林明一眼問道。

    林明笑道:“弟子全都記住了。”。

    “哦,全都記住了,沒記住沒······”話還沒說完,突然瞪大眼睛問道:“你說什麽?你說你全記住了?”。

    林明點點頭道:“是的,弟子全體記住了。”。

    風清揚愣了片刻,穩固了一下心境,還是略帶衝動的道:“你背一遍來給我聽聽。”。

    林明點了點頭嗎,背道:“歸妹趨無妄,無妄趨同人,同人趨大有。甲轉丙,丙轉庚,庚轉癸。子醜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風雷是一變,山澤是一變,水火是一變。乾坤相激,震兌相激,離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林明一口吻將三千字背誦出來,一個字也不差,要不是林明是武者,非被憋逝世不可。

    風清揚聽了林明背誦出總訣,哈哈大笑,道:“好好,劍道奇才呀。”。

    於是將獨孤九劍第一劍的“總訣式”依著口訣順序,一句句的說明,再傳以種種附於口訣的變更。

    林明先前硬記口訣,全然未能明確其中含意,這時得風清揚從容指導,每一刻都領悟到若幹上乘武學的道理,每一刻都學到幾項奇巧奇妙的變更,每一刻都能填補上不少自己在劍道上的缺點,劍道基本在飛快的增長,不由得歡樂讚歎,情難自已。

    一老一少,便在這山穀之中傳習獨孤九劍的精妙劍法,自“總訣式”、“破劍式”、“破刀式”以至“破槍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而學到了第九劍“破氣式”。

    那“破槍式”包含破解長槍,大戟、蛇矛、齊眉棍、狼牙棒、白蠟杆、禪杖、便利鏟種種長兵刃之法。

    “破鞭式”破的是鋼鞭、鐵鐧、點穴橛、拐子,蛾眉刺、匕首、板斧、鐵牌、八角槌、鐵椎等等短兵刃。

    “破索式”破的是長索,軟鞭、三節棍,鏈子槍、鐵鏈、漁網、飛錘流星等等軟兵刃。雖隻一劍一式,卻是變更無限,學到後來,前後式融合貫通,更是威力大增。最後這三劍更是難學。

    “破掌式”破的是拳腳指掌上的工夫,對方既敢以空手來鬥自己利劍,武功上自有極高成就,手中有無武器,相差已是極微。天下的拳法、腿法、指法、掌法繁複無比,這一劍“破掌式”,將長拳短打、擒拿點穴、魔爪虎爪、鐵沙神掌,諸般拳腳工夫盡數包含內在。

    “破箭式”這個“箭”字,則總羅諸般暗器,練這一劍時,須得先學聽風辨器之術,不但要能以一柄長劍擊開敵人發射來的種種暗器,還須借力反打,以敵人射來的暗器反射傷敵。

    至於第九劍“破氣式”,風清揚隻是傳以口訣和修習之法,說道:“此式是為對付身具上乘內功的敵人而用,神而明之,存乎一心。獨孤先輩當年挾此劍橫行天下,欲求一敗而不可得,那是他老人家已將這套劍法使得出神入化之故。同是一門華山劍法,同是一招,使出來時威力強弱大不雷同,這獨孤九劍自也一般。你縱然學得了劍法,倘若使出時劍法不純,究竟還是敵不了當世高手,此刻你已得到了門徑,要想多勝少敗,再苦練二十年,便可和天下豪傑一較長短了。”。

    林明聽了風清揚的話,點了點頭,絕學級的劍法不是那麽好學習的,這林明也是知道的,當初,林明能夠那麽容易學會青蓮劍法,那是因為最直接的感悟劍意,若是現在有獨孤求敗的劍意在,林明也可以迅速的增長領悟獨孤九劍的速度。

    因此,林明現在也不焦急,,慢慢修煉,即使獨孤九劍沒有學到出神入化,林明現在也是天下間數一數二的高手。

    風清揚見到林明點頭,微微一笑,你自己在這裏領悟吧,說罷,又走回茅草屋裏。

    ······。

    就在林明在華山山穀和風清揚學習獨孤九劍的時候,東方不敗也已經回到了日月神教總壇黑木崖。

    黑木崖上,一個華麗堂皇的大殿之中。東方不敗一身男裝從殿外走進來。

    一個貼身侍女,見東方不敗回來,趕忙迎了上去,行禮道:“教主,您回來了。此行還順利吧?”。

    東方不敗淡淡道:“由本座親自出馬,能不順利嗎,教中一切安好?”。

    “啊,都好。”那侍女回道。緊接著又道:“教主,玉娘給教主燉了燕窩,教主喝一口吧。”。

    東方不敗笑著應了一聲,抬腳向教主座位走去。卻沒有看到身後玉娘眼中滿是糾結和不安。

    東方不敗坐到教主寶座上,玉娘用碗盛出一小碗燕窩,端給東方不敗。

    東方不敗接過燕窩,便放到嘴邊嚐了一口,,將碗遞回給玉娘的時候,卻發明玉娘神色有異,不敢與自己對視,一臉的不安。

    東方不敗不解的問道:“怎麽了你?神色怪怪的。”。

    玉娘強裝鎮定的抬開端道:“我·······”。

    還沒說完,東方不敗突然看了手中的碗一眼,又看了看玉娘,想到自己在華陰縣得到的資訊。猛地站起身來,將手中的碗向地上一砸,捂住腹部,平庸的看了玉娘一眼,道:“你對本座下毒?”。

    玉娘趕忙跪在地上,道:“屬下該逝世,屬下有萬不得已的苦衷,還請教主諒解。”xh211。

    ...。

赞(512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烏當新聞網 » 二更第九獨孤章 九劍十一